同样拥有造价超过4亿欧元的后防线,同样擅长以疾风骤雨般的进攻扫荡对手,瓜迪奥拉迎战旧主,图赫尔再遇老对手,曼城和拜仁慕尼黑之间的较量有着很多看点。两支风格相似度很高的球队将在战术层面展开全方位博弈,拜仁的锋线机会把握能力以及瓜迪奥拉对双中锋的取舍,将成为影响比赛走势的关键。

本赛季,纳格尔斯曼治下的拜仁在两条战线上的表现有云泥之别,他们既能完成对巴塞罗那、国际米兰和巴黎圣日耳曼的通杀,也能以令人猝不及防的方式在奥格斯堡、科隆和勒沃库森身上丢分。图赫尔接手之后,拜仁依然没有摆脱“神鬼二象形”,他们在联赛中取得两连胜,却在德国杯中抱憾出局。

两年前救火切尔西时,图赫尔捡起了彼时已经被兰帕德抛弃的三中卫阵型,带领切尔西登顶欧冠。此番再度火线上任,图赫尔还是选择了球员们熟悉的阵型和打法,以最快的时间完成拨乱反正。自范加尔时代以来,4231阵型以及压迫式逼抢结合两翼齐飞的打法,便成为了拜仁的标签。图赫尔曾在美因茨和多特蒙德执教,对德甲巨人的战术风格了然于胸。

击败多特蒙德和弗赖堡,拜仁回到了依靠防守和对抗带动快攻,两翼齐飞冲击对手的道路上。

来到欧冠赛场,纳格尔斯曼的球队踢得很直接,无球阶段的单点压迫能够抓住重点,落入阵地后的传中打法很有威力,图赫尔接手之后沿用了这种思路。

在过去两轮联赛中,拜仁慕尼黑令人信服地击败了多特蒙德和弗赖堡,展现出的防守严谨性和反击犀利度令人想起了弗里克执教时期。纳格尔斯曼的业务能力无可指摘,但执着于细节的战术设计让比赛变得繁琐,图赫尔对防守和反击的重视让拜仁的足球看起来变得简洁而高效。在晋级欧冠八强的过程中,拜仁慕尼黑展示出了强悍的防守能力,成功封锁了巴塞罗那和巴黎圣日耳曼的攻势,适当给予对手一定的空间对于这支拜仁来说是利大于弊的,相同的打法完全可以复制到对曼城的两回合较量中。

三天内两战弗赖堡,拜仁的前锋群表现不佳。较之星光熠熠的后防线,马内和萨内等来自英超的名将竟然成为了主力阵容中的“短板”,舒波-莫廷的伤停令这一切雪上加霜。就在图赫尔为进攻发愁的时候,曼城以多线开花的打法在三条线上狂飙猛进。哈兰德在英超处子赛季就录得场均1球的成绩,这既是其强大的实力使然,也离不开主帅的战术倾斜。瓜迪奥拉从重置高位压迫模式、丰富阵地战进攻技巧和充分利用“五换制”等方面入手,消弭了高大中锋与技术型中场之间的排斥反应。

在世界杯后的联赛重启阶段,瓜迪奥拉连续使用哈兰德、格拉利什和马赫雷斯的锋线组合。由两名具备前腰属性的球员搭档两翼便于控球,面对铁桶阵就会显得比较吃力。随着联赛杯的出局以及次回合曼市德比的失利,瓜迪奥拉开始在部分比赛中尝试双前锋阵型,改造阿尔瓦雷斯来适应3241阵型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

一周双赛,曼城交出了截然不同的比赛内容,此番先打主场对他们来说是有利的。

自对阵阿斯顿维拉一役开始,瓜迪奥拉开始使用3241切换451的阵型模式, “边后腰”在控场阶段协助拖后中场疏导球路,进入低位防守阶段后在回到边卫位置来保证防线的严整性。坎塞洛离队之后,里科-刘易斯和伯纳多-席尔瓦曾出现在双后腰架构中,最终脱颖而出的是斯通斯。面对舒波莫廷和格雷茨卡的高点互动,以及擅长边中游走的马内,斯通斯的作用至关重要。

在主场大胜RB莱比锡的比赛中,哈兰德证明了自己可以像当年的热苏斯和斯特林一样疯狂逼抢对手,延续曼城依靠极速前场组合征战欧冠淘汰赛的传统。当然,由高大中锋引领“重金属流”不是常态,曼城中锋阵在大部分时段还是立足于“中位防守”,这会导致后防压力增大,瓜迪奥拉重用阿克和阿坎吉,放走了屡次犯错的坎塞洛,坚持使用三中卫防线为中锋兜底。

高位逼抢力度有所下降,中锋阵导致体系流动性下降,后卫压力增大,瓜迪奥拉选择用三中卫和边后腰来帮助中锋阵完成软着陆。

由于里科-刘易斯未能在硬仗中经受住考验(输给热刺),瓜迪奥拉激活了斯通斯,在三中卫架构内保留四后卫元素。自斯通斯成为主力以来,沃克的战术地位极速跌落,近期已经沦为替补。

瓜迪奥拉创造性地使用边后腰战术,曼城在英超大战中逐渐夺回主动权,主场大胜RB莱比锡一役也让外界对他们在欧冠中的表现充满了期待。无独有偶的是,拜仁阵中也有边中游走的“边后腰”。小组赛面对巴萨的关键战,拜仁承受着对手高位压迫和立体进攻的压力,马兹拉维不仅出色地完成了防守任务,还来到中场协助后腰出球,帮助拜仁逐渐扭转了颓势。纳格尔斯曼看好坎塞洛的原因之一,也是因为这名攻击型边卫具有“边前卫”/“边后腰”的属性,能够为后场带来更多的变化。

主场对阵巴萨,阿方索-戴维斯和马兹拉维展现出了不同的球路,拜仁的四后卫防线需要这样的变化。

在过去两场联赛中,图赫尔会根据对手的实力来调整己方的两翼配置。面对实力较强的多特蒙德,图赫尔摆出“三个半”后卫的防线,帕瓦尔留守后场,阿方索-戴维斯可以放手发动进攻。为了打破弗赖堡的坚城,图赫尔增加一名攻击手(穆西亚拉),弥补缺少正印中锋(舒波-莫廷)的遗憾。面对拥有强力中锋的曼城,图赫尔大概率会沿用对阵多特蒙德时的主力阵容,马内的对抗能力将在舒波-莫廷缺阵期间发挥关键作用。

对阵南安普顿,格拉利什的进球经过了66脚传递。哈兰德游离在传控体系之外,阿尔瓦雷斯看起来是更符合瓜迪奥拉哲学的9号球员。

脚下频率快,覆盖范围大,回撤时融入中场,前插时可以冲击球门,阿尔瓦雷斯是符合瓜迪奥拉要求的9号。

拜仁的替补席上有很多擅长改变节奏的球员,曼城同样具备打持久战的人员储备。从做客伯恩茅斯时的传射建功,到大胜利物浦时的独造三球,阿尔瓦雷斯不仅拥有惊人的效率,其“拉出去再打回来”的球路也非常符合瓜迪奥拉对9号球员的要求。鉴于德布劳内和京多安的不可替代性,以及瓜迪奥拉对双后腰架构的重新界定,阿尔瓦雷斯很难和哈兰德同时首发。如果首发阵容难以撼动拜仁的坚城,瓜迪奥拉可以考虑在比赛末段给予两人一定的合体时间。

同海因克斯、瓜迪奥拉和弗里克时代相比,现阶段的拜仁实力和阵容深度有所不及,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依赖于主帅的战术智慧。图赫尔拥有扎实的业务能力和丰富的旅英经验,无疑是带领球队重返巅峰的最佳人选。

两年前,瓜迪奥拉摆出的“无腰阵”导致曼城输掉欧冠决赛,此番再次对决图赫尔时需要吸取教训。

过去几个赛季,曼城在欧冠中的表现起伏很大,既曾大热倒灶地输给摩纳哥、热刺和里昂,也曾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淘汰皇马和巴黎。敢不敢坚持联赛中演练成熟的打法,能不能避免关键战整活的习惯,瓜迪奥拉的“心意”将决定这个系列赛的走势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